轻home

虽千万人吾往矣

【蔺靖】月光

月光

    八月一开始,便连着下了半个月的雨,直到中秋这天才勉强停下了。从早上到下午,天一点一点的晴起来了,蔺晨早已离开了金陵,在边疆找到鸭子可是费了他不少功夫。蔺晨将炖好的桂花鸭从锅里取出来放到院子里那开得正盛的桂花树下,又将一坛桂花酒从树下挖出。

    蔺晨坐到树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高高举起对着已经明亮如水的月亮,去邀敬在金陵的那个人。秋意漫长,思念早已凝结成了满地的霜。

    蔺晨已经喝到微醺,抬头望向月光,偶尔飘过月亮的云雾,让他恍惚看到了那个如月光一般清澈的人。仿佛那个人坐在他的旁边,吃着那只桂花鸭,一边嫌弃他忘记做桂花糖芋苗。

    蔺晨晃晃脑袋,却发现只有自己的影子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自己离开了那人,离开了金陵,独自去看那明月山水长,却发现那再如画的千里江山,都比不上那人的笑颜。

   蔺晨晃了晃酒坛里最后一点酒,心中想着要接下来要出发去哪儿,他既然已离开金陵,所以只好努力走那人走过的路,看那人看过的风景,这样就可以离他越来越近也越来越远了。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中秋。*

———————————————————————-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选自苏轼《西江月》

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中秋。*选自范成大《水调歌头》


【蔺靖/楼诚/凌李】团圆节

     @mimi剑雨秋霜
   八月十五,月团圆,人更团圆。

    南北朝的金陵,中秋当晚,天色已经暗了,月亮还未来得及出场,蔺晨就着手将香案摆放在了静妃宫里几棵盛开的桂花树下,又摆上些月饼、西瓜、红枣和葡萄,刚将西瓜切成了莲花状,就急忙去膳房里把桂花鸭呈出来。还没来得及去取刚送来不久的芋苗,一转身便看见了走进来的静妃,蔺晨急忙上前迎道:“您还打算备些什么,我来帮您。”

   “正是吃完这桂花鸭必有的桂花糖芋苗了。”静妃将宽大的袖子撩起系住。

   “我和您想到一块去了,我也正准备材料呢。”蔺晨忙将芋苗搬上案头。

    这边两人正是一番忙碌,那边萧景琰去了宫里的酒窖,在精心挑选中挑出来几坛桂花酒,便让人送到静妃宫里。

    月亮升起,圆圆的银盘洒下一片清晖。静妃将月饼均分成三份,将月饼推到两人面前,“平时你们都忙,能坐到一起吃个晚饭都算清闲的,今天是团圆节,就一起拜一拜月亮,希望年年都能有如此的团圆。”

   “好,一定能有好时节,年年常见中秋月。”蔺晨和萧景琰一起举起桂花酒,齐声说道。

   “快尝尝这桂花鸭。”静妃一边举起酒杯,一边不着痕迹的抹去眼中的晶莹泪光。

   “吃完蔺晨做的桂花鸭,再吃这桂花糖芋苗。”萧景琰将桂花糖芋苗舀了一碗递给静妃。

   “桂花酒,桂花鸭,桂花糖芋苗一个都不能少,正像母妃不能少了你和蔺晨一样。”

    1923年的上海,是小阿诚被大哥明楼接到明家的第一年,九月份又是有着阿诚来之后第一个热热闹闹的讲究团圆的节日中秋节。大姐提早半个月就和阿香一起陆续准备了和中秋有关的食物。随着明公馆花园里桂花的盛开,中秋节的重头戏也随之到来。

    天刚刚擦黑,阿香已经回了家好和家人团聚,小阿诚就跑前跑后的忙着布置中秋祭月的东西,大哥则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看着阿诚忙来忙去。大姐在厨房忙碌,明台缠着大姐要月饼吃。

    天刚黑透,大姐便带着明家所有人祭月,祭完月后便将月饼分成四份,分给众人。“今天是中秋节,中秋佳月最端圆,今天大家团圆在一起,赏月吃月饼,喝桂花酒,也一定要吃桂花鸭和桂花糖芋苗。”

   “阿诚你尝尝这个鸭子,是大姐的拿手菜。”大哥说着撕下一个鸭腿放进阿诚碗里,大姐一转头“哎呀,明台你少吃点甜的。”

    21世纪的上海,中秋节的前一晚,李熏然和凌远正在沙发上看电视,李熏然换了个姿势瘫在沙发上,一边问“凌远,咱妈问你明天休息不,休息的话一起回家吃顿饭。”

    “行,明天回家的时候记得拿上那瓶我今天下午在超市买的桂花酒,喝着也应景。”凌远一边说一边把酒拿出来放到门口的位置。

   “咱妈家楼下的桂树如今应该正是花期,应该能香飘十里吧。”

   “厨房门有桂花蜜,你可以先解解馋。对了,我还买了只鸭子和一些芋苗,明天也一起带上,今天晚上就把鸭子一腌一炖,明天就刚好能吃上了。”李熏然和凌远一起从沙发上站起来,“你去把明天祭月要用的东西一准备,我去炖鸭子。”
-----------------------------
中秋节前就写好了,一直玩的特别开心,没来得及修,今天总算是搞定了

【蔺靖】当时只道是寻常(下)

   这场比赛两个人势均力敌,来回见招拆招好一阵。瞬间,蔺晨抓住萧景琰一个破绽,偷袭过去,两个人点到为止。这次又是蔺晨赢了萧景琰。

   萧景琰气鼓鼓的,却又不得不坐下来给蔺晨煮那杯茶。蔺晨看着他的表情就一直在憋笑,生怕自己笑出声惹得他恼羞成怒。“给。”萧景琰基本上是把茶杯塞到手里。蔺晨将萧景琰手上的茶接回来后,一瞬间就绷不住笑了,那茶水笑的最后倾覆怀中,一口都没喝上。

   突然耳边传来声响“陛下陛下,您该起了,上朝的时间快到了。”萧景琰一瞬间从梦中惊醒,伸手摸向旁边,并没有人。萧景琰一瞬间从床上惊起,扶着额,缓了缓便想起来蔺晨已经离京两个月了,自己枕边还放着他一封从边境寄来的信,看来自己握着这封信睡着了,梦中又梦见了从前。罢了,他过的好就好了,自己不应该把他拘束在金陵的。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①。

——————————————

①出自纳兰性德《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运用了李清照与赵明诚的典故。

希望大家喜欢继续支持我,鞠躬感谢

【蔺靖】当时只道是寻常(上)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难得有一天萧景琰批完了如山的折子,也没有大臣十万火急的求见。

    吃过早饭,蔺晨拿出了一块茶饼,笑着对景琰说,:“咱们比试一下,输的那个人给赢的人煮一杯茶,就当作彩头,你说可好。”

    “好,你说,怎么比吧,这次我可一定能赢你。”

   蔺晨拿出两把早就准备好的剑,“就拿这个比,三局两胜。”

   当下两人就在宫中找到一块空地,拉开架势。第一局刚开始没多久,蔺晨就出乎意料的迅速败下阵来。“你怎么这么快就输了,这不是你的水平啊。”“第一局嘛,热热身。”

   第二局一开始,萧景琰就发现蔺晨突然比第一局厉害了不少,他很快招架不住,败下阵来。“你这么厉害第一局比赛怎么输的那么快?”

   “我要是三局都赢你了,你晚上还能让我上床吗。”蔺晨笑眯眯的解释。

   “你上我床干嘛呀?”萧景琰气的瞪他。

   “上床睡觉啊,你晚上不睡觉啊,想哪儿去了。”蔺晨丝毫不生气,给出了解释。

   “你……”萧景琰被他气的想拿剑砍他。

   第三局比前面的两场比赛都激烈,蔺晨是想喝到萧景琰亲手煮的茶,萧景琰是为了维护住自己曾经也是个驻守边疆的武将的名声,两个人都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

【蔺靖】三月三(下)

    “你放心这些我都是做了两份的,早就送过去了,我怎么可能忘掉呢。那也是我母妃啊。”蔺晨笑嘻嘻的说着,又把手中的水引饼②递给景琰,“我那次做的汤饼你不是挺喜欢吃吗,我这次新学着的做了水引饼,你看好不好吃。”

    萧景琰尝了一口水引饼,“细如委莚,白如秋练③,蔺晨,你做的面食是越来越好吃了。”

   “咱们人太少了,不然玩曲水流觞多热闹。不过,是要跟朋友一起玩,你那些大臣我可是受不了。”这片山青水秀之地也留下了蔺靖的笑声与美好回忆。

    日近黄昏,马车带着夕阳的余晖驶回宫里。

    一回宫萧景琰忙着去批折子,蔺晨忙着下厨给萧景琰熬粥。

    蔺晨将一碗熬好的陈茗粥4送到景琰案头“你今天吃那么多油腻的东西,快吃碗陈茗粥解解油腻。”          

    “好,我这就吃,你做的东西我又有哪回不捧场呢。”萧景琰揉揉手,接下了那碗粥。

    现实安稳,岁月静好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

1.当时对发酵技术掌握得还不够成熟,使蒸饼上部开裂的技术仅为少数人所掌握,故被视为珍稀奢侈之物。

2.水引饼类似于今天的面条,与汤饼一样,拌上肉汁或鸡汁既可。

3.引自《太平御览》,是形容水引饼很好的句子。

4.一是煮制的浓茶,因其表面凝结成一层似粥膜样的薄膜而称之为“茶粥”,二是以茶汁煮成的粥我用的是第二种意思,我查到的文献说“晋傅咸:“‘闻南方有蜀妪,作茶粥卖之。”’具体指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有错处还请大家指正

剩下的几样看起来不太常见的食物,都是油炸食品,这章可以叫做舌尖上的大梁了吧。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继续支持我哦。

【蔺靖】三月三(上)

     三月三日,正值春季,百草茂盛,天清气朗,正是游山玩水的好季节。一大早,皇宫的侧门就驶出了一辆马车,马车从外面看并不起眼,但内里却五脏俱全,只是地上放了好几个大食盒,车内的两个人就紧紧的挨在一起,之间不留丝毫空地。这俩个人就是蔺晨和萧景琰,他们打算趁着上巳外出踏青游玩。

    马车驶出内城,再驶出城门,最后到了一个山南水北之地。蔺晨从车上拿下来那好几个大食盒,看着萧景琰从车上跳下,把马车拴在一旁的树上。蔺晨又从车上拿下一张大毯子和几个小坐垫,铺好之后对景琰说:“前些日子,你忙的连陪我用膳都是抽时间来的,今天你终于有时间出来了,咱们就两个人就不玩什么曲水流觞了,我做了不少吃的,今天咱们就赏赏景吃吃东西。”

   景琰愣了一下,迟疑片刻说:“多谢你了。”

   “谢我什么,我不心疼你还能心疼谁。”蔺晨一边说着,一边从食盒中拿出蒸饼“这可是我好不容易蒸出来饼的上边都裂成十字形①的,你快尝尝。还有这个馒头饼,如今天气不凉不热吃这个正是时候。还有炸好的细环饼及膏环。又从食盒中取出一个瓮,揭掉瓮口盖的湿布,取出里面存放的莚。“对了,我还给你做了甜的粲,你都尝尝。”

    “你带了这么多,我们两个人吃不完怎么办。对了,你有没有给母妃送去些,我们三月三出来游玩,留母妃一个人在宫里,这心里想着还是有些愧疚的。”

【蔺靖】元日

    又是一年夏历的正月一日,萧景琰照例举行朝会。蔺晨早已在元日之前,协助宫人事先为王公卿校在端门外准备好简易座位,并在宫殿前准备好乐队。群臣到齐后,宫廷中火盆齐燃,群臣从云龙门、东中华门进入,来到东阁下坐待。皇帝在一片鼓乐声中出来,百官皆伏拜。鼓乐停后,百官按品位高低依次献礼贺拜,最后是少数民族进拜。

    贺拜毕,萧景琰入内稍事休息。蔺晨早已等在内室,帮萧景琰把绛袍脱下,让他先歇歇。又从一旁的食盒中拿出汤饼来,食盒下有木炭燃着保温,汤饼刚好是入口微烫的温度,将汤饼递给萧景琰,:“这可是我亲自下厨做的,冬天吃这个最好了,你可别嫌弃。”

   萧景琰接过来,尝了一口,说:“弱如春绵,白若秋绢①,又哪里不好了。”蔺晨看萧景琰快将那碗汤饼吃完,就又从桌下拿出一坛九酝酒,打开酒坛:“这是我去年就酿下的,如今喝来正好,一会儿那些大臣还要给你献酒,你可要先和我喝一杯,又拿出两个酒杯倒满酒,将一个杯子递给萧景琰:“美人啊,这可是你今年陪我喝的第一杯酒啊。”

    蔺晨一仰头将酒尽数喝下,之后不等萧景琰瞪他就迅速溜出了内室。萧景琰这杯酒喝到一半就停下想要瞪他一眼,却不料他溜的那么快,愣了一下一边偷笑一边将那杯酒喝下。

    帝王然后在一片钟鼓乐声中复出。主管接待宾客的谒者将王公至二千石以上的大官领上殿,依次向皇帝献寿酒。百官伏称万岁,四厢乐声大起。寿酒献完,皇帝开始进御膳,群臣也就席进食。食毕君臣一起欣赏乐舞,直至宴乐结束。

    萧景琰好不容易熬到宴乐结束,屏退众人,走回寝殿门口,正准备推门进去,想了想又转头交代远处的宫人:“去备几样蔺阁主爱吃的东西,叫膳房赶紧送来。”说罢推门入内。蔺晨果不其然等在殿内,烛火随萧景琰进门的动作摇曳一下,蔺晨也听见声响抬起头,那温柔眼神不仅惊艳了时光,更温柔了帝王的心。

    蔺晨见萧景琰进来就拿出茶饼,先将它放入水中煮成赤色。“可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儿?”蔺晨问到,随后将茶饼捣末置于瓷器中。还不等萧景琰开口,蔺晨马上又摇着头说道:“那是他人的喧嚣,此刻是只属于你我之间的热闹。”之后用茶汤浇茶末,覆之,最后用葱、姜、橘子芼之。萧景琰淡淡一笑,微弯了嘴角,却也不去反驳蔺晨的话。

    蔺晨将做好的茶汤推到萧景琰面前说:“多喝点,这个醒酒。”“好”,萧景琰接过来就饮下一大口“我知道晚上还要和你一起用膳的,并没有饮太多酒,我已经让膳房的人去备膳了。”

    “行,我都听你的。”蔺晨笑咪咪的看着蔺晨,那并不是特别明亮的蜡烛却让景琰身上覆上了一层朦胧的美感。

    “华灯若乎火树,炽百枝之煌煌。六钟隐其骇奋,鼓吹作乎云中。”②但那都是别人的喧嚣,唯有你是我此刻的幸福。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

①“弱如春绵,白若秋绢”:西晋人束晰在《饼赋》称汤饼形“弱如春绵,白若秋绢”。

②“华灯若乎火树,炽百枝之煌煌。六钟隐其骇奋,鼓吹作乎云中。”晋人傅玄《元日朝会赋》中说:

前三朝之夜中,夜燎晃以舒光。华灯若乎火树,炽百枝之煌煌。六钟隐其骇奋,鼓吹作乎云中。

九酝酒:是中国白酒有文字记载最古老的酿酒方法。据文字记载,它源自公元196年曹操向汉献帝献酒。

    关于元日朝会仪典方面,以及茶汤制作方法方面我都大量引用了朱大渭先生等人所著的《魏晋南北朝社会生活史》。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这也是我第一次引用如此多的资料来写文,如有错处请大家多多指正。如果食用愉快请用小红心小蓝手支持我,鞠躬。

 

【蔺靖】桃李春风一杯酒

     蔺晨离开了金陵,也离开了他自己的爱人。只是他的爱人是帝王,帝王哪会对他人牵肠挂肚呢。他想要的是这个国家海晏河清,想要江山永固,那自己就去他心尖尖上的江山去游历,是不是也是在他的心尖上了呢。

    深夜,在边境的一个小院里,本该熟睡的蔺晨突然之间坐起,他梦到了那人梦到了他。蔺晨念着他,睡意全无,披了一件衣服,便推开门走到院中。看到那皎皎孤月轮,那明亮而又清冷的月光,不知道那人可曾对月思念过他,只要有过一次他就满足了。算了吧,还是愿着明亮的月光不要扰了他的好梦。

    蔺晨回到屋中,点亮一支蜡烛,慢慢的打开那一卷又一卷的消息,这其中有来自金陵的也有其他地方的消息。来自金陵的消息他总是最后打开,他怕那上写了那人娶妻纳妾的消息,更怕那上面写那人出了什么事情,那人昔年在战场落了一身的伤病,偏又不知道照顾自己,这下自己不在身边,阴雨天又该怎么呢。

    思绪至此,蔺晨摇了摇头,摸了桌上的一块榛子酥放到嘴里。那人是帝王,又有静妃娘娘照料着,哪里有那么脆弱呢。

    蔺晨将手里的纸卷放下,笑了笑,那人一切都好,自己也就安心了。

    山川湖海庄严温柔,自己与他相隔的山川湖海虽然不可平,虽然他喜欢她,他也喜欢他,但是他们之间也就只能是喜欢了。他们已相隔天涯,他能给他的只有愿他平安顺遂的祝福。

    在金陵的帝王将一碗粉子蛋当作夜宵吃下,继续埋首在成堆的奏折中,偶尔抬起头望一望那皎洁的月光。自从他离开金陵后,帝王每晚都要吃上一碗粉子蛋,也喜欢在吃粉子蛋的时候思念着他。那傍晚每次抬头就能望见的月亮仿佛就是他。其他的时光呢,帝王不需要有儿女情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配上那冰冷刺骨的王座。

    倘若明月有情,应该能为这天涯两边的恋人互传心意吧。

    蔺晨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写下了那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出自《寄黄几复》宋黄庭坚。

请大家继续支持我,鞠躬

    

【蔺靖】信物

本篇为《未寄出的信》番外向,鞠躬

    帝王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宝座上,手里抚摸着一块玉佩,回忆着他和蔺晨在边境时的情形。

   “蔺先生,我只是一块顽石,捂不热的,不仅捂不热而且握起来还很咯手。所以别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

   “我爱你是我的事情,我想对你好也是因为我喜欢你,与其他事情无关。”

   “蔺先生,我只是一个不受宠的郡王,你在我身上什么都得不到。”

   “除了你对我的爱,我从未想过从你身上得到别的什么东西。”

   “蔺先生,你该属于琅琊,属于江湖,不该属于边境。”

   “我是不属于边境,我属于你,我属于有你的地方。”

   “蔺先生,这道理怎么就和你说不明白呢。”

    蔺先生只是笑笑,不再接话。

蔺先生带来的除了对靖王铺天盖地的调戏——叫个不断的“美人”,靖王不赞同的目光和呵斥的话语,还有就是那“景琰,你喜欢吃什么呀。我喜欢吃粉子蛋,你呢你喜欢什么,是百合清酿,还是黄金饺和绿豆糕,亦或是茯苓鸡,我去学做给你吃。”就是蔺先生那笨拙的雕工施展在一块水头极好的美玉上。“你不说自己是一块顽石吗,那我就用我的努力把你变成一块温润的玉石。这可是我和你定情的信物,等我雕刻好了你可一定要贴身收好了。”蔺先生一边努力雕刻一边看向靖王。

    在边境,有蔺晨的日子似乎也没那么难熬。有时萧景琰会被蔺晨逗的绷不住严肃笑出来,有时在蔺晨叫他美人呵斥他不许在这么叫他后忍不住在心里偷乐,有时尝到蔺晨亲手做的饭食忍不住嫌弃却又一口不剩的吃完。

    蔺晨亲手雕刻的玉佩最终完工了,这枚玉佩在萧景琰的案头放了很久,却又在蔺晨离开边境回到琅琊阁后被靖王妥善的贴身的安放,一直到在金陵和蔺晨重逢,知道梅长苏究竟是谁,也知道自己的心落在了谁那里。

    从前有母妃和蔺晨相伴的日子是那么美好。有时母妃会做榛子酥,有时蔺晨有做得茯苓鸡,自己偶尔也会煮碗粉子蛋给蔺晨。每日能和母妃说说话,逗母妃笑一笑,在每天早上和蔺晨那一堆扔的满地都是的衣服中找到那枚定情的玉佩。一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人能说话凑趣,这碗的粉子蛋也不知能煮给谁,这玉佩也无人能一起把玩。

    这玉佩陪了萧景琰很久,从边境到金陵,从靖郡王到靖亲王到太子到皇帝,从亲人爱人皆在到最后孤身一人。从蔺先生到蔺晨,从厌恶到动心,这玉佩陪着萧景琰度过了无数个日夜。

    到最后,萧景琰只剩下这枚玉佩能陪着他度过剩下的漫长岁月。

┄┄┄┄┄┄┄┄┄┄┄┄┄┄┄┄┄┄┄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又是一把刀,不过我觉得这把刀好像捅的不是很到位。我刚写完凌李的日常向,这篇画风好像不是很对劲。希望大家食用愉快,继续用小红心和小蓝手支持我,哪里看起来不对劲一定要在评论里指出啊。鞠躬🙇。

【凌李】烟火味

    当太阳还在天边纠结要不要下班的时候,李熏然已经回到了满是饭菜香味的家。一个家,一个他和凌远的家。

    在厨房忙碌的凌远已经听见了门口的响动,“然然,回来了?”

   “我回来啦。”李熏然闻着香味走进厨房。

    凌远奇道:“今天怎么心情出奇的好?”

   “我哪天心情不好了?”李熏然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歌,一边说道。

    凌远扭头笑着看着他。

   “好吧,今天呢,一个是破了一起查了很久的案子,另一个就是你今天难得不加班不开会没有加台的手术能够在家里做饭。”

   “合着我就在你心里排第二啊!”凌远一边搅了搅锅里炖的排骨一边回头看着李熏然。

   “安啦安啦,你前面的敌人常换常新,你在我心中地位一直不变。”李熏然一边安慰凌远,一边瞄着锅里的红烧排骨。“明天再做一次糖醋排骨吧。”

   “不做饭的人要求还挺多的。知道你想吃甜的了,明天给你做,好吧。先去洗手,马上就开饭了。”

   “好,今天排骨可真香,我要多吃几块,明天我要吃比今天再多几块。”李熏然把碗筷拿向餐厅。

   “排骨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凌远在盛米饭的百忙之中应了李熏然一句。

一桌李熏然爱吃的菜在面前的桌上,一位李熏然的爱人在身边。

    凌远夹了一筷子青菜给身边的李熏然,“别光吃肉,吃点菜。”李熏然抬头看向凌远“行,都听你的。”那一瞬间,凌远觉得再灿烂的水晶灯的光芒都不如熏然眼中的熠熠星河明亮动人。

    晚饭后,凌远单独去洗澡,李熏然打开了一袋私藏了好久的薯片,打算趁凌远单独洗澡的时候消灭掉,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吃完一包薯片心满意足的李熏然还没来得及将包装袋毁尸灭迹,就让洗完澡出来的凌远撞个正着。

   “熏然,我说过的,少吃零食,你怎么不听呢?不听话是要有惩罚的。”凌远脸上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李熏然低头看看薯片的包装袋,抬头看看浴室,扭头再看看卧室,最终以一种十分复杂的表情奔向了浴室。

    李熏然和凌远在最后的最后,一起走向了卧室。

┄┄┄┄┄┄┄┄┄┄┄┄┄┄┄┄┄┄┄┄┄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我总觉得我写ooc了,又不知道怎么改,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

后面就拉灯啦,至于凌院长对然然的惩罚是什么呢,就靠大家脑补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鞠躬